当前位置:百战网 > 历史事件 > 近代史 > 乱世名妓赛金花 床上救国获“人”的尊重>>正文
2016-11-18 09:51 来源:百战网 手机看新闻

乱世名妓赛金花 床上救国获“人”的尊重

[提要]1900年,两个女人“在逃”。慈禧太后带着被囚禁的光绪皇帝,在洋人的枪口下向西逃去时,赛金花在北京,已经挺身救人了。妓女卖身救国,而太后却卖国救身,两者相去,何啻云泥?

   她曾是整个北京城视觉的中心,话题的焦点。

  她有着由花船上的雏妓,一跃而成为“公使夫人”,并陪同夫君出使欧洲的奇特经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一场浩劫,又将她造就成为“乱世女杰”。

  一个风尘女子,一生中竟两次与历史风云际会,比起古代的苏小小、薛涛这样以歌舞诗词传为佳话者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她就是晚清名妓赛金花,一生三次嫁作人妇,又三番沦入烟花,是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女人。

  今天从现存的一些老照片来看,赛金花本人似乎并没有令人惊艳的倾国之色,她更像是一树气息暧昧的夜繁花,在历史的风烟深处,闪烁着幽丽的光芒。

  传统文人常常与妓女是共生的。只不过文人卖文,妓女卖身,卖的对象和方式不同,身价也就不一样。文人要将文章卖给帝王家,先要通过科举考试,入仕途,登天子堂,这条路太长,可只要上了路,似乎一生都有了保障,文人被王权一次性买断了。

  相比之下,传统中的妓女要相对自由一些,当然被鸨母买断了的除外。那些拥有自由身的妓女,零售,还是批发?从良,还是改嫁?自己可以选择,较之仕途上的文人,似乎要多一点市场化的自由。而那时候的妓女,也并非是所有走投无路的妇女之选,还有传统女性争取自由的意味。同样,也不是所有的妓女都因家贫而沉沦,都是“被损害、受屈辱”的一群,有的却是因为自尊。她们往往自觉和不自觉地选择了“反求诸己”——自立的生存,不依赖男人和家庭,因此,男权社会的评价往往扼杀她们,否认她们的独立精神。


  1900年的两个女人:赛金花与慈禧云泥之别

  1900年,两个女人“在逃”。一个逃难,到了北京;一个逃跑,往西行。当慈禧太后带着被囚禁的光绪皇帝,在洋人的枪口下向西逃去时,赛金花在北京,已经挺身救人了,因为她来自太湖流域,那里有妓女爱国主义的传统。明末清初,名士和妓女那些热血香艳的往事,早已进入她的生命里,化作潜意识,妓女卖身救国,而太后却卖国救身,两者相去,何啻云泥?

  赛金花用德语对八国联军元帅瓦德西细诉北京民众的罹难,她说:百姓受义和团蹂躏,已不聊生,联军放纵士兵,使妻被奸,夫被杀,儿遭马踏,父被火焚,死者弃尸,生者流离,携幼扶老,女哭男嚎。而义和团早已逃的逃光,杀的杀尽,请整肃军纪,下令安民。

  瓦德西感动而自责,下令整肃军纪,并拜托赛金花为联军筹粮。她便告诉老百姓,联军没有吃的,就要来抢劫,与其让他们来抢劫,还不如跟他们做生意。就这样,联军有了吃的就慢慢收敛了,老百姓又渐渐安居。

  美人,是国之利器。历史上有王昭君,承担过和番使命;还有西施,为了复国大计献出自己;她们都有一个王权在后面支撑。可赛金花呢?她只是个小女子,国难中的小女子,她只能关心眼前事,但凡见了联军杀人,她就跑上前去,大声疾呼:住手!我担保他不是义和团。天天如此,她救了多少人?

  有一次,她看见曾经做过都御史的陈壁也被洋兵抓了当苦力,赶紧对德国兵说,这老头是她的好朋友,陈壁才得以解脱。陈大人当年和洪文卿是好朋友,曾到洪府与洪文卿探讨元史问题。

  瓦德西反对抢劫老百姓,可他对战争赔款却盯得很紧,开价很高。谈判一开始,他就提出“祸首”问题,要逃到西安的那位老女人替克林德公使偿命,吓得老女人天天胆战心惊,环顾朝廷,还有谁能救她的性命?

  她想起了李鸿章,她有一个底线,只要能救命,可以“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中华之物力”究竟有多大?她开了这么一个无穷大的口子,要花多少银子?这个卖国救命的老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