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百战网 > 历史事件 > 近代史 > 苏曼殊钟情女色却也看破红尘皈依佛门>>正文
2016-11-17 15:56 来源:百战网 手机看新闻

苏曼殊钟情女色却也看破红尘皈依佛门

[提要]苏曼殊爱女人,未婚妻雪梅、表姐静子、师妹雪鸿、日本艺伎百助枫子等人,都是他“意淫”的对象。如论者所说:“曼殊小说中的女性无不是理想化的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妙龄少女,曼殊在大男子主义传统下长大,自然幻想

   行迹放浪于形骸之外,意志沉湎于情欲之间的苏曼殊,实际并非真正的出家人。他以不拘形迹的个性,在广州一个僧寺里,偶然拿到一张死去的和尚的度牒,便变名为僧。从此出入于文人名士之林,名噪一时,诚为异数。好事者又冠以大师之名,使人淄素不辨,世人就误以为僧,群举与太虚、弘一等法师相提并论,实为民国以来僧史上的畸人。虽然,曼殊亦性情中人也。南怀瑾先生如是说。

  鲁迅眼中的怪人——“情种”苏曼殊

  苏曼殊是清末民初的活跃人物。他是作家、翻译家、诗人、革命家、和尚、艺术家……他身世不幸,谋生能力极弱,却跻身于时代的弄潮儿之列,跟革命者们交往,自己也算是追求变革的仁人志士。他敢于玩命,孙中山称其“率真”;但跟那些玩命而修成正果的人物相比,在苏曼殊身上,难以看到人生的健全成绩,他是长不大的孩子,对人对事不免任性。他在世上只活了34年,他的天才跟他的短命形成了最经典的反差。


  1884年,苏曼殊在日本横滨出生,父亲苏杰生是广东茶商,有一妻三妾,苏曼殊的母亲、日本人河合仙是其中一房。1889年,苏曼殊被父亲带回国,他是“东洋女人”所生,自小又体弱多病,在家里饱受歧视,甚至自己的父亲对他也很少关注。10来岁时,苏曼殊寄居到姑母家。

  14岁时,苏曼殊跟随表兄到日本读书。在横滨大同学校,他结识了张文渭等革命志士,随后几年加入了留日学生们成立的革命组织义勇队和军国民教育会。

  由于表兄反对苏曼殊参加革命,断绝了对他的经济支持,苏曼殊不得不中途辍学,回到国内。他先到苏州吴中公学教书,两三个月后到上海任《国民日日报》翻译,与陈独秀、章士钊等同事。苏曼殊懂得学习,他向陈独秀学写古诗,闭门读写几个月即过关;他用文言翻译了雨果的《悲惨世界》,同时开始在报上发表散文。不久,《国民日日报》被封,苏曼殊赴香港,结识了革命家陈少白、王秋湄。但是很快,他突然回广东,在一座寺庙里削发为僧。

  1904年,穷困潦倒的苏曼殊在庙里过不下去,不得不再到香港。他的父亲病重,家人希望他能回去,但苏曼殊拒绝了。父亲去世后,他跟家里彻底断绝往来,在朋友的资助下,到东南亚漫游并学习梵文。

  1905年,苏曼殊受聘于南京陆军小学。第二年,他回到长沙,住进庙里,同时在明德学堂讲课,学生中有后来出名的陈果夫。苏曼殊这个21岁的年轻人,行踪不定,浅尝辄止。仅3个月,他又赶往安徽,到南京、上海,随后与陈独秀一起东渡日本,然后又很快回国。1907年元旦后,他到日本跟章太炎同住,折腾几个月后回上海,11月又回日本。鲁迅曾感慨道:“我的朋友中有一个古怪的人,一有了钱就喝酒用光,没有了钱就到寺里老老实实过活。”

  苏曼殊似乎没有定性,任意西东,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他的生活就是写作、画画、访友……他翻译了《梵文典》、《拜伦诗选》等作品,还用英语写成《潮音自序》。其中《拜伦诗选》的翻译堪称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