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百战网 > 历史事件 > 近代史 > 石原莞尔:当不上战犯的中将不是好战略家>>正文
2016-11-10 08:51 来源:百战网 手机看新闻

石原莞尔:当不上战犯的中将不是好战略家

[提要]石原莞尔被称为日本关东军的“大脑”,亲自策划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让东北大地血流成河,也把整个日本拖入战争深渊;他因主导“满蒙独立”而成为“满洲国之父”,却因力主暂缓侵华的“不扩大”战略思想被日本军部

   日本关东军是日俄战争后日本为守护其在中国东北获得的满蒙权益所建立的卫戍部队。在“九一八”事变前,这支部队不仅力量弱小(人数只有一万人,是东北军的三十分之一),而且按照当时日本文官政府缓和对华关系的打算,关东军还面临条约到期后卷铺盖走人的尴尬前景。也正因如此,这支部队一度成为日本陆军用以打发不受欢迎军官的回收站,这种安排让关东军内部积聚了大量的“少壮派”军官。这批少壮派虽然郁郁不得志,却又偏要以“忧国忧民”为己任,积攒了一肚子的青春荷尔蒙无处发泄。恰在此时,石原莞尔如同一个火星,落在了这个火药桶上。

  石原莞尔对中国的感情有一个奇特的转变过程,年轻时他曾信奉中日提携、黄种结盟的“亚洲主义”,甚至为辛亥革命搞过“裸捐”,毁家纾难帮着中国革命买枪买弹。然而在接触了辛亥革命后分裂的中国,尤其是被分配到关东军后,石原莞尔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编了一套鼓吹拿下东北的“最终战理论”。


  所谓的“最终战理论”,就是东西方之间迟早要有一战。在日本抱有这个想法的人非常多,毕竟日本在近代也是曾被西方人欺负过的民族,肚子里也憋着一口恶气。石原认为,日本国土纵深太小,根本无法进行一场现代战争,解决方法是:要想和西方打,首先得有个后方基地,这个基地就是满洲(中国东北)。

  20世纪20年代的日本其实有点灰头土脸,对外扩张受到英美压制不说,国内还又是地震又是经济危机。在此之际,石原这个“最终战理论”让日本舆论一时如打了鸡血一般亢奋,《每日新闻》连发30多篇社论为其捧场。当然对此更为兴奋的是关东军——石原的理论为关东军的闲散愤青们指明了方向,石原在关东军聚集了大批“粉丝”,一下子从“被流放者”变成了连上司都对其言听计从的“关东军大脑”。

  1947年4月30日,“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出差法庭”主持的一次特殊审判在日本酒田市举行。证人席上接受质询的一个老者盖着毛毯坐在轮椅上,看上去虚弱不堪。因为他已到了膀胱癌晚期,无法行走,法庭只好派了美国检察官前来听取他的证词。由于他的证词将直接影响许多重要日本战犯的命运,各国记者蜂拥而至,等待记录这历史性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