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百战网 > 国内新闻 > 保障人权入法是最大亮点>>正文
2012-03-11 11:18 来源:未知 手机看新闻

保障人权入法是最大亮点

[提要]昨天,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实施33年的刑事诉讼法迎来第二次大修。本报梳理出草案11大亮点,进行解读。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丽娜 □亮点1 保障人权入法是最大亮点 草案刑诉法任务,

  昨天,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实施33年的刑事诉讼法迎来第二次大修。本报梳理出草案11大亮点,进行解读。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丽娜

  亮点1

  保障人权入法是最大亮点

  草案刑诉法任务,是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积极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维护社会主义法制,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说,尊重和保障人权是我国宪法确立的一项重要原则,考虑到刑事诉讼制度关系公民的人身自由等基本权利,将“尊重和保障人权”明确写入刑事诉讼法,既有利于更加充分地体现我国司法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也有利于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更好地遵循和贯彻这一宪法原则。

  刑诉法专家陈光中教授说,“尊重和保障人权”载入刑诉法第二条是本次修改最大的一个亮点,值得肯定。

  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迟夙生说,今后在实践中,如遇到一些可能意想不到的、前瞻性的问题,就可以拿出这条来解释。

  陈光中认为,应把“尊重与保障人权”载入第一条“立法宗旨”中。解读目前的立法宗旨会发现,这是以惩罚犯罪为主线,忽略了刑诉法人权保障的重要功能,建议将此立法宗旨中的“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修改为“惩罚犯罪,保障人权”,表明刑诉法要保护一切人的权利,这才更符合刑事诉讼的基本原理。

  亮点2

  审慎刑事和解防“花钱买刑”

  草案公诉案件适用和解程序的范围为因民间纠纷引起,涉嫌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犯罪,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故意犯罪案件,以及除渎职犯罪以外的可能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过失犯罪案件。但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五年以内曾经故意犯罪的,不适用这一程序。

  对于当事人之间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件,可以依法对被告人从宽处罚。

  陈光中认为,公诉案件刑事和解是一大亮点。和解方式涉及到经济赔偿但不限于经济赔偿,对保障被害人权益非常有意义,这并不是简单的“花钱买刑”。首先,和解范围有严格限制。重罪案件不能适用和解程序;其次,和解后大部分会从宽处理,但碰到某种情况,司法机关考虑到如从宽处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不好,也可不从宽处理。

  这是否意味着可以“花钱买刑”。陈光中认为,刑事和解适用范围很窄,须出于双方自愿。鼓励犯罪人道歉赔偿,可更好保障被害人权益,使其得到更多赔偿,利于减少社会矛盾。

  亮点3

  未成年人犯罪附条件不起诉

  草案对未成年人涉嫌侵犯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犯罪,可能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符合起诉条件,但有悔罪表现的,可附条件不起诉。

  人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主任陈卫东说,未成年人心理生理都正在发育中,其犯罪带有很大的或然性。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有利于未成年人更好地回归社会。

  另外,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有利于未成年人更好地走向社会、回归社会。在实践中,未成年人常因犯罪丧失上学和就业的机会,一失足成千古恨。

  证据制度对于保证案件质量,正确定罪量刑具有关键作用。现行的刑诉法在证据制度上的部分缺失,导致现实中类似佘祥林、赵作海案的发生。为从制度上进一步遏制刑讯逼供的行为,刑诉法有必要在法律中对非法证据的排除作出明确规定。

  亮点4

  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草案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违反法律规定收集物证、书证,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还规定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都有排除非法证据的义务,以及法庭审理过程中对非法证据排除的调查程序。

  我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说,司法实践中通过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言词证据的情形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并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近十年以来,国内新闻媒体报道了诸如云南杜培武杀人案、湖北佘祥林杀妻案、河南赵作海杀人案等冤假错案。这些案件无不存在一个共同的特点,无不与刑讯逼供有关。

  只有明确通过刑讯逼供等方法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才能成为遏制刑讯逼供现象的杀手锏。按照草案规定,非法搜集的言词证据予以绝对排除。但是,对于非法实物证据排除之规定,由于表述很抽象,实践中有关部门可能会从严格意义上进行解释,从而使得非法实物证据排除规则沦为“非法实物证据不排除规则”。

  陈光中说,从公众的需求层面来看,既希望我们的公安司法机关打击犯罪,又希望他们保证办案质量,保障被追诉人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追究。从国家层面来看,立法者与司法者同样既要打击犯罪,又要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因此,加强对侦查讯问的监督制约就成为重点。本次修改刑事诉讼法将经过试点的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制度规定下来。

  陈光中说,增加该条旨在保障侦查讯问的合法性和犯罪嫌疑人的人权,遏制刑讯逼供,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但是,需完善相关的制度,防止“打时不录、录时不打”情况的发生,使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录音录像制度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

  陈光中认为这样规定“看起来有点滑稽”。他说,我们通常讲“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就是说在法律上有这个义务,不如实回答会带来不利的法律后果,实际上可能会对量刑有一定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郎胜说,这个规定和犯罪嫌疑人应该如何回答没有矛盾。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这是我们刑事诉讼法一贯坚持的精神。刑事诉讼法作为一部程序法,它要求犯罪嫌疑人如果你要回答问题的话,你就应当如实回答,如果你如实回答,就会得到从宽处理。这是从两个角度来规定的,并不矛盾。